您现在的位置:最安全的网上彩票 > 教学资源 > 教案学案 > 正文内容

见证人·第四期|姜昆:以欢笑的形式记录时代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04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“改革开放为相声创作吹进一缕春风”人民网:谈到改革开放初期的相声作品,人们首先会想到您在1979年表演的《如此照相》,在您看来,这部相声为何在当时引起热烈反响?姜昆:《如此照相》是迎着改革春风而生的作品。 它如同一只新苗,在极为重要的历史节点破土而出。 它揭示了人民对于极左思潮的厌恶和批判,表达人们希望将过去极左的革命航船拨正方向的心声。

  
 

   这部作品用荒诞的手法讽刺现实社会的问题,用幽默的语言反映广大民众的心声。 它用曲艺独具的艺术表现方式,收获四两拨千斤的良好效果,引领了曲艺的新风尚。 人民网:在此之后,您又创作了让观众津津乐道的《虎口遐想》《祖爷爷的烦恼》等一系列作品,您觉得这些作品的成功因素是什么?姜昆:相声作品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它把“包袱”藏在一个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场景中,让观众感觉既亲切,又可乐。 它把生活中的琐事、烦心事调侃成段子,给老百姓的平凡生活点缀不少乐趣。 不仅如此,它还将老百姓的生活符号作为时代特点记在相声当中,观众听相声时,如同翻阅一篇篇时代的画册。 正因为有了计划生育基本国策“只生一个好”,才有了《祖爷爷的烦恼》;正因为打开国门,才有了“TDK”、“老三洋”这些让大家捧腹大笑的文化符号。

  
 

   人们乐于听,乐于看,也乐于回想,在相声中愉快地回忆过去的生活。 可以说,在改革开放之后,崭新的生活赋予相声创作全新的生命力,为相声吹进一缕春风。 人民网:如何让相声与百姓生活充分结合,找出藏在生活中的“包袱”?姜昆:要想找到真正有趣的“包袱”,就要亲自到生活中采集笑料,讲身边的人,说熟悉的事,把最能引起共鸣的内容反映在作品当中,这样才能切实拉近与观众之间的距离。

  
 

   比如,为了响应政府“争做文明市民”的号召,我们创作了《我与乘客》。 为此我们专门到无轨电车103线路上体验生活。 103路终点站是和平里,于是诞生了作品开头的第一个包袱。 我介绍说“这位老何同志”。

  
 

   李文华先生说:“我不姓何”“我记错了,您姓平,老平同志”“我也不姓平!”“那你姓什么?”“我姓李”“噢!和平里!”这个包袱的来源就是生活。

  
 

   老一辈艺术家告诫我们:“要想嘴会说,多唠庄稼嗑”。 18岁时我在东北当“知青”,接触到很多当地方言,后来运用到相声当中——“知道北京人在人民大会堂招待外宾吃什么?猪肉炖粉条可劲造!”这些都是东北生活当中的“庄稼嗑”。

  
 

   只有做到求教于人民、求教于生活,用生活的丰厚滋养和沁润心田,才能创作出更多有筋骨、有道德、有温度的精品力作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