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最安全的网上彩票 > 德育之窗 > 健康教育 > 正文内容

新春走基层丨在世界海拔最高有人火车站吃年夜饭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04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这边厢,鞭炮噼里啪啦一阵响;那边,屋里十五六个车站工作人员攒成了两桌。 马锐端起饮料,话不多,“都是安多工作的兄弟,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。

  
 

   ”,一句祝福,便是这顿年夜饭的开餐。

  
 

   扒拉几口饭菜,马锐站起身,披上了衣服,说:“我去替徐哥,让他来吃饭。

  
 

   ”马锐嘴里的徐哥,叫徐克家,此刻正在行车室值班。

  
 

   这位车站的老大哥已经在铁路工作了28年,今天是他连续六年没有回家过年了。

  
 

   几步走出小楼,马锐下意识的把领子拉高,步伐也缓了——虽然安多此时太阳尚未落山,但也有零下十几度,而藏北高原的风格外犀利,刺得人脸面生疼。

  
 

   “有时候,觉得耳朵长在脑袋上都是一种累赘。

  
 

   ”马锐笑着说。 从生活区到车站,有三四百米的距离,这路不长,但如果步伐稍快依旧会心跳不止,喘得厉害。 哪怕在安多住了好几年,马锐还是下意识把步伐放慢。 “行车室值班的时候,人不能离开。

  
 

   在其他车站有时会打饭送上去,但我们一般会轮流吃饭,天气冷,只有这样能让值班的同事吃上一口热乎饭。

  
 

   ”马锐说。 走进车站大厅,刚刚仿佛被冻起来的心肝脾肺慢慢化开,拐进旁边的行车室,徐克家正盯着大屏幕。 “徐哥,你去吃饭吧,我替你守一会儿。

  
 

   ”马锐拿起外套交给徐克家,“徐哥慢慢吃,吃完饺子再上来的。

  
 

   ”徐克家也不多话,接过衣服,仿佛这样的交接已经有过无数遍。

  
 

   走出行车室,他笑了笑说,“等我一下,我去旁边值班室拿一下手机。 ”原来,每一个工作人员在进入行车室前,都要把手机封存,免得手机影响工作。 一边向生活区快步行走,徐克家一边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。

  
 

   穿过布满冰雪的站前广场,这个电话却始终没有打通,这个精瘦的汉子叹了一口气。

  
 

   “电话打给我媳妇,本来说今天值班就没有机会在年三十给她打电话。 她也是铁路上的,这下没打通,估计也是在值班吧。 ”说罢笑了笑,徐克家搓了搓北风吹得通红的脸,“来了这么多年,还是觉得这里的风贼冷。 ”回到室内没多久,饺子上了桌。

  
 

   徐克家突然手机响了,看到屏幕,他一脸高兴。 原来是妻子回电话了,徐克家拿起电话,和妻子道了几句新年愉快,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。 徐克家快快地吃了几个饺子,穿上衣服,回去继续值班,好让马锐回来继续这顿年夜饭。 不一会儿,马锐回到餐桌,继续这顿被打断的年夜饭。

  
 

   大家依旧继续着刚刚的话题:每天早上的值班,零下二三十度的温度依旧是那么寒冷刺骨;每天日常的工作,日复一日的生活依旧是那么枯燥无聊;每天往来的车辆保障,翻越唐古拉五千米山口的旅人,依旧常有那一两个因过度高原反应需要在安多站折返回程。

  
 

   翻来覆去,就是这些事儿,听起来不新鲜,但却别有滋味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